14、异常

  14、异常 (第1/2页)

    拿回了剩下的四十块钱,祁玉笙花四块钱买了十尺布。

    可当祁玉笙把钱递给妇女的那一瞬间,他怀里的祁宁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。

    一阵比中午还要强烈的窒息感猛然而至。

    此刻的祁宁觉得自己像是缺水濒死的鱼,下一秒人就要没了。

    她的手死死地攥住了祁玉笙的衣襟,想要呼救却连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而祁玉笙刚好瞥见了不远处眼熟的身影,急忙追过去的他自然也就没发现祁宁的异常。

    “娘?”

    正整理着东西的李梅香动作猛地一顿,抬头:“你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还没等祁玉笙说话,李梅香看了一眼祁宁后,突然干脆利落地把地上的东西往袋子里一裹,“你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不懂事,这夜里带着个小崽子往这来干嘛?”

    顺着她的视线低头,祁玉笙这才注意到了祁宁的状态。

    他心下一紧:“阿宁?”

    “娘,这是我刚买的。”

    慌了神的他也顾不上其他的了,把刚买的布塞给了李梅香,跟门口的汉子道别后,抱着祁宁神色焦急地准备往医院赶。

    到了路口,背着一堆东西的李梅香追了上来:“你还在磨唧什么呢?”

    从路边拦下了一辆人力车,把手里一张皱巴巴的五角钱塞到了祁玉笙手里。

    “赶紧带着这小崽子去医院,我跟脚就来。”

    春末的夜风还带着微凉的气息,祁玉笙坐在车上,感受着祁宁微弱的气息,急得冷汗打湿了一背脊。

    “医生......!”

    等进去后,门诊里的护士把祁宁接过去,又赶着祁玉笙出了门。

    去挂号缴了费,他又才回来焦急地守在外面。

    “人呢?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没过多久,李梅香气喘吁吁地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谁是这孩子家属?”

    刚好,护士这时抱着祁宁出了诊室。

    祁玉笙赶紧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医生检查了,孩子没什么问题,今晚上你先观察着吧,等明天主任来了再给孩子看看,晚上万一要有什么事你就到护士站喊我。”

    

  14、异常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