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二十五章 全城备战

  第四百二十五章 全城备战 (第1/2页)

    康城。

    自四月底西域联军开始攻城,时间已经过去十余天了,战况无比的胶着,而一切都和许一凡预想的一样,西域联军在申屠侯的指挥下,并不是一味的冲杀,反而是一改常态,开始稳扎稳打起来。

    战役刚开始的几日,申屠侯和之前一样,盾牌兵掩护弓箭手向前推进,双方箭雨互射,然后,再派遣蚁军冲锋,另外,再加上投石车加以掩护,尽量减少伤亡。

    战场的惨状无法用言语描绘,除了鲜血,就是遍地的尸骸,每当夕阳西斜的时候,金黄色的阳光泼洒下来,把这片土地照耀的愈发的猩红起来。

    申屠侯很好的运用了兵法的诡诈之道,他选择攻城的时间,从来不固定。

    四月二十九号,申屠侯是午时开始攻城的,而第二天,他却是在黎明时刻开始攻城,进攻只进行了一个多时辰,他就鸣金收兵。

    到了午时左右,正是开饭时间,申屠侯却再次下令攻城,然后,又只打了一个时辰左右,又停止进攻。

    到了下午黄昏十分,在所有人都以为这一天就这么过去的时候,申屠侯又再次下令攻城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,持续了很多天,有时候,西域联军是白天攻城,有的时候,他们是晚上攻城,总而言之,西域联军总是选择在最意想不到的时间点攻城。

    西征军损失不算大,至少,就目前的情况而言,损失不算大,战死的人不算多,只是,受伤的人不少,最最重要的是,因为申屠侯的总是选择在一些关键节点的时候攻城,把负责守城的将士,折腾的疲惫不已,很多人身体累,心也累。

    有不少将领都安耐不住,纷纷请-命,想要带兵出城作战,只是,都被殷元魁等一众将领给否决了。

    西征军主动出城作战,这恰好就是申屠侯最想要的结果,只要西征军出城,那么,这支出城之军肯定是有去无回,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人少了,肯定是去送死,人多了,西征军不可能一下子拿出太多的军队,一旦抽调的人太多了,那康城肯定会出现空虚的情况,如此一来,除了坚守城墙,没有更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这场仗,打到现在,对于西征军来说,是很憋屈的,可是,不管再难受,他们都得打,而且必须打。

    当然了,申屠侯这样搞,西征军这边也不是没有相对应的应对措施。

    申屠侯从攻城开始到现在,使用最多的还是蚁军,偶尔也会动用步卒攻城,只是,都没能成功罢了,为了更好的应对申屠侯的疲劳战术,殷元魁把负责守城的将士,分为三班,每班人负责在规定的时间防守,只要到了时间,他们就可以下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虽然城头上的防御变得薄弱了一些,但是,却在很大程度上,保证了守城将士的体力充沛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种办法也只能在短期时间内奏效,毕竟,有些损伤,是很难在短时间内恢复的,其实,按照西征军现在的将士数量,还可以多分几个班次,但是,这样一来,城墙上的防御就大大的减弱了,应对蚁军的攻城,是肯定毫无压力的,可是,如果遇到对方大规模攻城,很可能被对方一举攻上城墙,殷元魁不敢冒这个险,只能采取三班倒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康城外三十米宽的壕沟,已经在数天前,被西域联军彻底的填平了。

    起初,双方开始交战之后,双方就壕沟展开了一场攻防战役,西征军趁着夜色,离开城内,重新挖掘和布置陷阱,而西域联军那边,也第一时间选择攻城,让挖掘工作不得不暂时停止。

    西征军这边停止了,西域联军那边却没有停止,他们也趁着夜色,派遣无数的小股将士,趁着夜色,悄悄地潜入到壕沟附近,开始填土工作,只是,很快就被西征军发现了,一番攻击之后,这些人要么战死在现场,要么仓皇逃走。

    随着战争的时间越来越长,五米深的壕沟,也逐渐被填平。

    为了填平壕沟,申屠侯动用的扬尘车和风扇车。

    西北这边,别的东西不多,就沙土多,从五月初开始,申屠侯就出动了大量的扬尘车和风扇车,让人运来大量的沙土,利用这两样东西,开始填补壕沟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就攻城器械的运用,申屠侯用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除了扬尘车和风扇车之外,申屠侯不想之前的西域联军那样,每次战役结束之后,就派人去收敛袍泽的尸体,从攻城战的第一天开始,他们就没有收敛尸体,而是把那些战死的将士的尸体,直接推到了壕沟之内,用尸体去填平壕沟。

    这种做法,虽然很有效,却也很残忍,但是,西域联军当中却无人反对。

    在上万具尸体被丢入壕沟,再加上扬尘车和风扇车的使用,五米深的壕沟,每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迅速填平,对于申屠侯的这种做法,西征军这边也没有更好的办法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壕沟一点点的被填平。

    五月三号。

    壕沟彻底被填平,申屠侯下令,出动了大股的军队选择攻城。

    这一天,攻城的将士,除了蚁军、弓箭手和盾牌兵之外,还有三万多的步卒,前后加起来,总计八万余人开始攻城。

    这一场战役,从黎明一直打到黄昏十分,死了数万人,无数人倒在了冲锋的路上,而申屠侯还是没能攻上城墙,到了太阳落山的时候,申屠侯开始鸣金收兵。

    这一场突然的进攻,给双方都带来了巨大的损失,西域联军的八万余人,最终活着回去的,只有不到三万余人,有五万余人永远的倒在了城墙之下,而西征军这边,损失虽然没有这么大,但是,也有近二万人死在了防守战役当中。

    壕沟被填平了,这使得西域联军在冲锋的时候,少了一道很大的障碍,不用再搭建轻易,排队过壕沟了。

    在过了壕沟之后,这些人冒着箭雨,扛着轻梯搭在城头上,开始登城,只是,能够冲上城头的士卒少之又少,大多数士卒不是倒在了箭雨之下,就是死在了各种滚石、擂木、热油、开水还有金汤(烧开的粪水)之下。

    在这一天,申屠侯除了动用了投石车,还动用了云梯、吕公车,前往作战,只是,效果是有,给西征军带来了很大的伤亡,但是,这些攻城器械很多都被摧毁了。

    夕阳落山,从城头往下看,看到的不是黄色的土地,而是遍地的尸骸,几乎没有一具尸骸是完整的,不是在砸死,就是被烫的面目全非,有完整尸首的终究只是少数。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西征军这边以为申屠侯会继续加大攻势,没想到的是,申屠侯再次改变了策略,他们除了射箭之外,不在派人冲锋,而是拿出大量的投石车,不断抛射石头。

    五月四号,申屠侯持续抛射石头,长达数个时辰,而且每次都是在一些饭点这种关键的时候,让西征军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五月五号,还是如此。

    五月六号,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五月七号,依旧如此。

    仿佛西域联军那边的石头,是取之不尽,用之不竭的一般,就这四五天的时间,申屠侯投射过来的石头,最起码有一座山那么大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西征军这边也没有跟申屠侯客气,你用投石车,我也用,双方隔着一道城墙,展开了一场投石大战,这种场面很像后世的炮火对轰。

    西域联军这么做,也不是没有效果的,再坚固的城墙,也经不起如此高强度的轰击,很多墙体都

  第四百二十五章 全城备战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