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二十六章 鏖战

  第四百二十六章 鏖战 (第1/2页)

    战争大事,不会因为一个人的出现,而出现重大的改变。

    虽然西征军面临的危机,因为许一凡的到来,而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,但是,有些事情,终究不是许一凡一个人可以轻易改变的,比如说攻城的进度问题。

    伴随着时间的推移,申屠侯的进攻不再像之前那般不温不火,而是变得无比凶猛起来。

    五月十号!

    申屠侯在九号这天,暂停一天的投石之后,正式开始动用大规模的正规部队。

    一支数千人的攻坚部队,在全身被重甲包裹,举着大盾牌的盾牌兵的掩护下,伴随着各型战车,开始大举靠近康城。

    箭如雨下,遮云蔽日,西域联军的箭矢,也变得驳杂起来,除了他们之前自己生产的箭矢之外,现在用的箭矢,大部分都是炎军这边抛射过来的箭矢,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,这一点儿被申屠侯运用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依旧是弓箭手开路,蚁军随后,然后,是大量的步兵,上百人为一组,推动者各种大型的战车,开始缓缓地靠近城墙,跟随在战车身旁的,则是大量装备轻便的攻城部队。

    箭雨比之前更加的猛烈,而申屠侯更是把所有的投石车,足足上百架投石车全都拿出来,开始疯狂的投石,以此来掩护前锋部队的冲锋。

    跟城墙等高的吕公车,跟现在消防车很相似的云梯,还有饿鹘车,也被逐一被运送上来。

    吕公车上有大量的弓箭手,他们躲在一块厚厚的铁板后面,站在跟城墙等高吕公车上,朝着城头上西征军疯狂射箭,威力巨大的床弩,也被放置在上面,每一支床弩的发射,都会带走无数西征军将士的性命。

    云梯也紧随其后,它们被大量的士卒,推动到城墙之下,然后操纵机械,不断升高云梯,最终达到了和城墙差不多搞的位置,然后,用云梯前面的倒钩,死死地勾住城头,大量的士卒,手握弯刀,顺着云梯的大臂,朝城头攀附而去,一旦他们跳上城头,就是引发一阵的骚动,开始大范围的杀戮。

    饿鹘车更是不甘落后,饿鹘车的底座很大,上面的武器很驳杂,有的像是和尚用的禅杖,有的则像是农民割麦子用的镰刀,还有的则是一种类似于鹰爪的爪子的武器,它们靠着强大的冲击力,不但的冲击着城头,给城头的士卒,造成致命的威胁,只要有人从城头冒头,那这些武器,就会直接撞击过去,左右摇摆,一扫就是一大片,给西征军造成了很大的伤亡。

    投石车也不在停留在后方,而是伴随着大军,开始缓缓前进,投石车针对的不再是城头上的将士,而是城墙后面的区域,随着投石车的不断前移,很多石头都在朝城中心落下,给西征军造成了不小的伤亡。

    西征军这边,已经把弓箭手撤下去了,开始动用大量的守城器械。

    床弩、脚踏-弩、床子弩纷纷登上城头,床弩的体积并不大,四个人就能抬起来,有些体积小的,两个人也可以抬起来,和重机枪差不多,不过,想要使用床弩,往往需要好几个人配合,才能发射,而脚踏-弩则是一种体积比床弩还大,可以同时发射多枚箭矢的重弩,脚踏-弩的使用方式,顾名思义,就是需要多人同时踩踏才能发射。

    至于说床子弩,它跟床弩很像,都是靠绞力发射,但是,它却比床弩大很多,整个床子弩看起来就是一张床一般大,床子弩一次可以发射几十支,甚至上百支箭矢,这种箭矢都不能称之为箭,它们更像是矛,不过,它们比矛要短,体积要重一些,这种重弩,主要针对的是大量的步卒部队,每一次射击,都能造成成片成片的伤亡。

    因为这些箭矢很大,很重,再加上-床子弩的发射完全是依靠巨大的绞力,一支床子弩的箭矢,可以一口气穿透三到五人的身体,距离越近,穿透力越强,哪怕是重甲兵,在其面前,也很难抵挡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些弩箭的杀伤力很大,可是,使用起来,操作起来很麻烦,很缓慢,比如说床子弩,虽然它造成的伤害,不亚于一次机关枪的扫射,可是,当箭矢被射出去之后,想要再射第二箭,就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,不说重新拉动弓弦,单单上箭就需要一定的时间。

    在战场上,敌人可不会给你太多的时间,让你填装弩箭,像床子弩这种大型的重弩,杀伤力很大,实用性却不强,不到关键时刻,是不用拿出来的。

    床弩针对的是吕公车上的弓箭手和重弩,脚踏-弩针对的是饿鹘车的敌人,至于床子弩,那完全是针对下面的冲锋部队。

    除了各种重弩之外,守城的主要武器,还是滚木和雷石,重达数百斤,甚至上千斤的雷石和滚木,从城头上推下去,正好砸在攀登在轻梯上,犹如附蚁一样的敌军身上,往往一砸就是一大片。

    滚木和雷石只是守城的武器之一,除了这些笨重的武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的武器,比如滚油、开水、金汤,都是常规的武器,这些武器,不但对穿着轻甲或者布甲的敌人,造成很大的伤害,对待攻城的重甲兵,更是深有奇效。

    西域联军处着附蚁而上的,除了蚁军和普通的士卒之外,更多的还是重甲兵,滚木和雷石虽然在很大程度上,给敌军造成了重大的伤亡,可是,这类武器,往往依靠的就是其本身的重量杀人,每一次搬运和推动,都需要大量的人力,也需要一定的时间,而负责登城的敌军,可不会等着被砸。

    能够成为西域重甲兵的,往往身体素质都比普通的士卒高上不少,在有的人甚至可以硬扛住,滚木和雷石的攻击,但是,他们却挡不住滚油这类液体的武器。

    像滚油这种武器,虽然致死率不如滚木,但是,杀伤力却比滚木更加的残忍,往往一锅滚油下去,那下面的敌军,不死也得脱层皮,但是,大多数敌军都不会被烫死,但是,被烫的面目全非,身上的肉,瞬间变成熟肉,轻轻一扒拉,就一块一块的往下掉,那场景看着就让人胆寒。

    开水的作用跟滚油差不多,至于金汤,那才是最恶心人,也是杀伤力最大的,他们不会直接烫死,或者烫伤敌军,而是会感染这些敌军的伤口。

    要知道,所谓的金汤,可不是餐桌上喝的汤,也不是洗澡用的汤,而是各种粪水、排泄物,这些东西本身就携带着大量的细菌,那些敌军在被滚油、沸水一烫,不死也残了,再被金汤给浇灌一下,那情况就更糟糕了。

    这些敌军,就算侥幸活下来,回到了敌营当中,得到了救治,也会因为细菌感染,而导致各种溃烂和炎症的发作,其手法不可谓不歹毒。

    被这种武器杀伤的,往往不是那些穿着简陋轻便的步卒和蚁军,而是那些身着重甲的重甲兵,重甲本身就沉重,虽然在很多时候,他们起到了很大的防护作用,可是,在这种液体的浇灌下,最难受的就是他们,重甲太重,移动缓慢,而重甲又不是铁板一块,密不透风的,这些重甲还是有很多缝隙的,被滚油、沸水一烫,其杀伤力更是成倍的增加。

    跑又跑不动,脱又脱不掉,痛苦万分,而这个时候,在落下来滚木和雷石,想不死都难。

    在这场攻城战打响的时候,许一凡就亲眼看到,有数名重甲兵,在遭受这样的攻击之后,有人硬

  第四百二十六章 鏖战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