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二十七章 激烈的冲突

  第四百二十七章 激烈的冲突 (第1/2页)

    一夜无话。

    翌日!

    全军在匆匆的吃过早饭之后,就奔上城头,开始了新一轮的防守,而西域联军那边,仿佛是商量好的一般,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。

    一切和昨天一样,冲锋,登城,冲杀,战死。

    不管是西域联军的士卒,还是西征军的士卒,他们唯一能做的,就是杀,不停的杀,因为他们不杀对方,被杀的就是他们,一道城墙,葬送了无数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五月十一日,康城守住了!

    五月十二日,康城守住了!

    五月十三日,康城依旧守住了!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接下来的五天时间里,第一道城墙,依旧还在,只是,城墙虽然还在,却也千疮百孔,而守城的将士,已经薄弱了很多,每个人都很疲惫,在停战期间,走在城头上,可以看到很多将士,就那么靠在城头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有的人睡着了,就再也醒不过来了,有的人睡着了,却还在作战当中。

    这五天时间里,到底死了多少人,已经不知道了,因为没人再有精力和时间去统计了,太多太多了,城墙下,堆积如山的尸体就是结果。

    搬上来的床弩、脚踏-弩、床子弩,大多已经损坏,无法继续使用了;滚木、雷石也已经没有了,狼牙拍、叉杆、撞车、飞钩等武器,也损失的七七八八,剩下的也用处不大;滚油早已经没有了,沸水虽然还有,可是,随着战争的鏖战,沸水不可能完全烧开了,而金汤更是早已经没有了。

    西征军这边的守城器械被损坏的七七八八,而西域联军那边的攻城器械,更是如此,他们花费巨大代价铸造的吕公车、投石车、饿鹘车等等,都在一次次冲锋和使用当中损坏,沦为了一地的碎屑。

    其实,这些东西,早在两天前,就已经起不到什么作用了,在最近的这两天时间里,唯一能阻止他们的,只有将士们的血肉之躯。

    西域联军从第一天开始,就已经有人冲上城墙了,给西征军这边造成了很大的破坏,但是,这些人就像是大海的一朵浪花一般,骤然出现,又骤然消失,成为了一堆烂泥。

    从第三天开始,西域联军登上城头的次数,高达八十余次,可是,每一次都被守城的将士们,杀了回去,而代价就是一个又一个,连名字都不知道,甚至连脸都没有看清楚的少年郎,倒在了血泊当中。

    他们撑不住了,已经到了强弩之末,真的快支撑不下去了,而他们之所以还依旧坚守在城头上,是因为他们心中自己都说不清楚的信仰,而这种信仰,是那些将军们带来的。

    五月十日,西域联军第一次发起大规模攻城的时候,负责镇守城头的楼船将军姬泽阳,身负重伤,被流箭射瞎了右眼,其麾下五个万夫长,战死了两个,千夫长,死了五个,百夫长死的更多。

    五月十一日,瞎了一只眼睛的姬泽阳,不但没有留在临时医院养伤,反而带伤上阵,于当日下午,被敌军的一名将军斩杀,而对方也没有活着走下城墙。

    五月十二日,奋武将军易超,接替了姬泽阳的岗位,负责迎敌作战,当天下午,他被三名敌军万夫长,还有多名敌军冲杀到面前,双方鏖战几十回合,易超杀死两名万夫长,还有几十名敌军,最终被最后一个万夫长,以同归于尽的方式,砍掉了脑袋。

    五月十三日,抚军将军潘雨辰,击杀两名敌军大将,身受重伤,断了一条手臂,身中八刀,被附近的士卒,拼死营救回来,这才得以保全性命。

    五月十四日,西征军副将许凯歌,亲自镇守城头,带兵杀退敌军十余次,轻伤无数,重伤多达六七处,被紧急送往了临时医院。

    五月十五日,西征军副将童真,披甲上阵,镇守城头,再次击退西域联军,失去了一支耳朵,还有三根手指,西征军再一次守住了城头。

    五天的鏖战,城墙下的尸体,早已经堆积如山,几乎快到城墙的一半位置了,而西域联军在进攻的时候,轻梯都是搭在这些尸体上的。

    血流成河,过去或许是一个形容词,可是,在这里,却成为了现实,鲜血真的汇集成河了。

    西征军损失惨重,西域联军比西征军的损失还要惨重,他们死伤的人数,是西征军的一倍不止,战死的大将,更是多达十余人,但是,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申屠侯还是没有停止攻城,反而继续加大了攻城力度,在十五号那天,申屠侯甚至亲自披甲上阵,亲自带头冲锋登城,虽然很快被打下城头,可是,申屠侯的这个操作,却极大的鼓舞了西域联军的士气。

    蚁军已经不见了,现在战死的都是西域联军的正规部队。

    康城的第一道城墙,还守得住吗?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十五号晚上。

    元帅府。

    一场中高层将领的会议就此展开,而会议的主要议题,就是现如今,要不要把镇守第一道城墙的将士撤下来。

    就目前而言,康城的第一道城墙,其实已经失去了继续防守的价值了,城墙破损的地方太多了,大部分的墙垛都已经被破坏殆尽,而墙体也是千疮百孔,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这几日,申屠侯除了在正面进攻康城之外,他还派遣了大量的将士,依靠攻城作业车的掩护,开始挖掘城墙,虽然,这种工作做起来,费时费力,而且效果不明显,但是,其造成的危害力,是不容忽视的。

    之前,很多将领,以为西域联军攻打康城,只是想收复丢失的疆域而已,应该不会发动毁灭性的进攻,最开始的时候,申屠侯等人可能是这样想的,但是,从最近对方的一系列举措来说,对方似乎放弃收复完整的康城了,他们开始不惜代价的攻城。

    建造一座城池的城墙很难,而毁坏一道城墙也很难,但是,再难也有被摧毁的那一天,虽然,这个时代没有飞机大炮,可是,却有投石车,攻城槌这样的器械,在持续不断的轰击之下,康城的这座城墙,已经岌岌可危了。

    按照众将领的预计,再有三天,最多三天,第一道城墙就要失守,要么对方从正面冲上去,要么就是墙体倒塌洒进来,与其这样的死守,还不如撤下来,打巷战为好。

    “大元帅,我们什么时候撤下来啊,将士们快顶不住了。”失去了左耳,还有左手三根手指的童真,率先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童真一开口,所有人都看向殷元魁。

    然而,殷元魁没有立即回答童真的问题,而是转过头,看向汤芮,问道:“第二道城墙修筑完了没有?”

    随着殷元魁的话,所有人又把目光投向汤芮,可是,汤芮却摇摇头,说道:“修筑完成与否,我说了不算,要问许参将了。”

    于是,众人又把目光投向坐在角落,从始至终都一言不发的许一凡身上。

    众将领对许一凡的态度很复杂,说他没做事儿吧,他却做了很多事儿,之前的临时医院,还有各种基建设备,包括现如今他们用的箭矢,都是许一凡弄出来的,可是,要说他做事儿吧,他也没做什么大事儿,每天除了去城头观战,就是待在工地,或者待在自己房间里,既没有上阵杀敌,更没有提出什么建设性的意见,好像他就是来看戏的。

    但是,不管怎么说,许一凡确实做了很多事儿,这些事儿初看并不起眼,但是,到了关键的时刻,这些‘小’事儿就凸显出它的作用来了。

    比如说

  第四百二十七章 激烈的冲突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