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三十章 第一日

  第四百三十章 第一日 (第2/2页)

个修行者,也是一个武夫,其到底是大炎人,还是西域人,亦或者是北蛮人,不得而知,武道境界是大宗师,而修行境界是佛门五品方丈境中期。

    罗老二本来叫什么,已经不得而知了,他绰号老二,还有个外号叫铁拳罗汉,跟西域的邪僧恶头陀是生死之敌。

    罗老二以前是武夫,天赋很好,早早就成为了大宗师,在西北一带,也是响当当的人物,只是,一直未能突破瓶颈,就远走西域,不知道是得到了什么高人的指点,还是另有机缘,他既然走上了修行之路,成功的习会了佛门的功法,在修行路上,也是一骑绝尘。

    不过,罗老二真正的成名,还是在西域,跟西域三大邪僧之一的恶头陀,交手多次,却始终被对方压制住,稍逊一筹,而老二这个称谓,就是在那个时候留下的。

    最后一次跟恶头陀交手,还是在八年前,据说罗老二在那一战当中,身负重伤,不得已逃回了中原,然后就音信全无,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。

    有人说他死了,也有人说他沦为了废人,还有人说他皈依佛门,总而言之,说什么的都有,但是,事实上,他在受伤逃回中原之后,刚进入西洲城,就被不良人发现,然后给强行抓捕了,这些年,一直被关在西洲不良人的死牢当中,这一次,如果不是许一凡,他可能真的要在死牢里老死了。

    对于罗老二的真名叫什么,许一凡没兴趣,而许一凡给他的任务也很简单,作为这支炮灰营当中的高武存在,而且还是佛武双修的高武,他的任务就是管理、调配炮灰军当中的所有武夫和修行者,应对紧急情况。

    任务都安排下去了,众人在四个万夫长的安排下,开始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墙头已经破烂不堪,之前守城的将士,已经进行了简单的修缮,但是,许一凡还是要求他们,再次进行修缮,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,这个道理许一凡是清楚的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时间就像流沙,总是在不知不觉间流逝着。

    一夜的忙碌很快过去了,在到了黎明之前的一个半时辰,火头军送来了饭菜,饭菜很好,肉管够,饭管饱,甚至还有酒。

    在吃完饭之后,许一凡让众人休息一个时辰,准备迎接接下来的苦战,而许一凡却没有休息,而是穿着铠甲,巡查着城墙的每一个地方,确保每一个地方都安排完善,才放心下来。

    一天当中,最黑暗的时候,就是日月交替的时候。

    卯时二刻(早晨六点),当黑夜褪去,第一缕光亮缓缓地从东方亮起的时候,许一凡已经在城头上站了一个时辰了。

    西北的夜晚是寒冷的,露水很重,洁白如雪的白袍上,已经挂上了一层水雾,而伴随着太阳的冉冉升起,这些挂在铠甲上的露珠,散发出光彩夺目的光芒,煞是好看,而许一凡拄刀而立,紧抿着嘴唇,静静的看着城墙外,不远处的敌军大营。

    在炮灰军休息的时候,敌军大营已经开始埋锅造饭,而当日出东方的时候,他们已经用餐完毕,开始集结起来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......”

    “咚咚咚......”

    随着太阳的冉冉升起,预示着,新的一天到来了,伴随着一阵沉闷而响亮的号角声,还有擂鼓声响起,意味着,新一轮的攻防大战即将拉开帷幕。

    这一战下去,这三万九千人,有多少人倒下,又有多少人能够活下来,没有人知道,但是,这重要吗?

    不重要!

    “擂鼓!”许一凡看着正在集结,整装待发的敌军,缓缓地吐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......”

    一阵沉闷的擂鼓声响起之后,原本还在熟睡的众人,纷纷醒来,醒来之后,都下意识的抓紧了手里的武器,然后,茫然四顾。

    恐惧,是人的本性,尤其是看到城墙下那黑压压的一片敌军,说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,可是,当他们焕然四顾的时候,看到了那个背对着众人,拄刀而立的白袍将军的时候,他们惊慌和恐惧的情绪,逐渐的变淡,一股豪气没来由的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人人都渴望成为英雄,可是,真正能够成为英雄的,只有少数人,其实,很多人都是可以成为英雄的,为何他们无法成为英雄?

    答案很简单,他们缺少一个标杆,缺少一个主心骨,这种情况,在军队尤为突出,一支军队的优劣,往往取决于统领他们的将领,俗话说,兵熊熊一个,将熊熊一窝,正是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一个优秀的将领,不管多么稀烂的一支军队,哪怕是军心涣散的军队,只要他出现,那就能迅速的稳固军心,不用他做什么,甚至都不用他说什么,只要他站在那里,就会给众军带来莫大的信心,而此刻的许一凡,就是这样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一个从未带过兵,一个从未上过战场的人,一个只有十五岁的少年,却能给近四万人的军队,带来莫大的信心,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奇迹,然而,这奇怪吗?

    好像并不奇怪,因为他是许一凡啊!

    炮灰军在醒来之后,就迅速的各就各位,检查着自己的武器,准备迎敌作战,既然退无可退,那便战吧!

    许一凡没有转身,甚至都没有回头,也没有说话,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,看着敌人的动向。

    很快,敌军已经集结完毕,开始行动了,大批的敌军,开始向着康城奔来。

    起初,他们的步伐不急不缓,可是,随着不断的靠近城墙,他们的步伐逐渐加快,从慢走到快走,从快走再到小跑,再由小跑,变成了冲锋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伴随着一声声怒吼,敌军开始冲锋了,而战役打响了。

    一千米,许一凡没有下达任何指令。

    八百米,许一凡还是没有下达任何指令。

    六百米,许一凡依旧没有下达指令。

    当敌军距离城墙只有五百米的时候,许一凡终于有动作了。

    只见,许一凡缓缓的挺直身体,然后,猛地拔出炎刀,吼道:“掷!”

    “轰轰轰......”

    伴随着许一凡的一声怒吼,在城墙下的近百具投石车,开始了疯狂的投射石头。

    石头还是原来的石头,只是,这些石头不再是黄褐色,而是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随着投石车的不断抛射,大量的石头被抛射出去,砸在冲锋的敌军中间,每一块石头的落下,都会造成不小的伤亡,出现一个短暂的空白区,只是,敌军太多了,一块石头造成的空白区,很快就被后面的人填补上了。

    投石车疯狂的抛射着,而敌军也疯狂的冲锋着。

    五百米。

    四百米。

    三百米。

    第一轮的投石车的抛射距离,设定的就是五百米,而第二轮是四百五十米,第三轮是四百米,每一轮的投射,都减少五十米。

    在经过了五轮的投射之后,投石车维持在三百米的射程,不断的抛射,而许一凡则下达了第二道命令。

    “射!”

    “咻咻咻......”

    大量的箭雨,铺天盖地的朝敌军疾射而去,箭雨还是箭雨,只是,箭矢从普通的弓箭,变成了火箭。

    漫天的箭雨,就像是流星雨一般,迅速的射向敌军。

    冲在最前面的是身着布甲的步卒,这些火箭落在他们当中,犹如星星之火,迅速燎原,而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,许一凡并不是依靠火箭御敌,而是用火箭,点燃了之前抛射出去的石头。

    一颗,两颗,三颗......

    一颗又一颗被淋上松油的石头,迅速被点燃,在三百米的地方,形成了一道一米多高的火墙,使得敌军的冲锋,就此被阻止,止步不前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