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游湖

  第七章 游湖 (第1/2页)

    温玉的脑子里还一片空白,机械地轻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拿着画轴转身,沈惊宴眯着锋芒的眼问:“这也是你画的?”

    温玉看去,血液瞬间凝固。

    她忽然想起,“温玉”是不会琴棋书画的,只喜欢吃。

    短暂的慌乱过后,她很快平静下来,一脸迷糊,像是没睡醒,语含不解:“嗯?”

    她穿上鞋走过去,扫了眼沈惊宴手里的画,笑道:“这画上的人是不是很像太子妃?我看见这画的时候也是这么觉得的,所以就买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撇清一切。

    “若殿下喜欢,这画便赠予殿下。”

    沈惊宴也没客气,当即收了画:“既然是吾妻的心意,吾自当恭敬不如从命。”

    温玉扯出一抹不是笑的笑,心底莫名的不痛快。

    她借揉眉心遮住眼底所有的不快和恼怒,气得手有点颤。

    从南希变成古玥,温玉已猜到,沈惊宴怕是付出良多,若不是在意喜欢,他怎会大费周章的保住她?

    若不是在意喜欢,他怎会给自己留下这么大的隐患?

    沈惊宴!既然你喜欢的人是南希,当初为何又要答应娶我?你真是把我玩的团团转!

    手忽然被握住,随即是他柔中带魅的声音:“不舒服?”

    温玉愣了一下,不愉的将手抽出:“不是说要游湖踏青?”

    四目相对,温玉率先挪开视线,转身朝外走去,这一刻,她的眼底只余冰冷。

    这婚事,说什么也不能成!这个坑,栽一次就够了!

    太子不知道从哪儿得知沈惊宴要和温玉游湖踏青的事情,带了太子妃在将军府相邀,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出了门。

    温玉才不信太子会这么闲,一思索,她便猜到太子是冲着沈惊宴来的。

    清风山上,虽不知道沈惊宴为什么会出现那里,也不知道那些追他的人是谁的人,但想来,与太子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太子这是来试探的吧?

    春光明媚,百花争艳,如此好天气,温行也觉得不出门踏个青游个湖委实浪费,更何况他想与她三姐姐在一处,便闹着一块儿同行了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他明显感觉到太子妃对他三姐姐的敌意,他怕他三姐姐受委屈,沈惊宴那个花花公子,他怎么看都觉得他保护不了他阿姐。

    太子妃的敌意,温玉心知肚明,但她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到了湖边,偶遇三皇子沈明楼和他的友人,于是浩浩荡荡的队伍又多了两人,另一人不是别人,正是前几日才出了风头的柳红颜。

    见此,温玉玩味一笑:“沈惊宴倒是艳福不浅。”

    耳力惊人的沈惊宴听闻,搂住温玉即便有些胖,却依旧还算细的腰:“玉儿可是吃醋了?”

    温玉有些恼,一脚踩在他的鞋尖,狠狠用力,面上笑的云淡风轻:“怎么会?殿下如此受欢迎,可见是我捡到宝了呢。”

    见太子妃和柳红颜都看着温玉,白荷凑近她:“那个就是将要与你同一天嫁给沈惊宴的女子,是不是比你漂亮多了?”

    她咂舌:“啧啧啧,不用想也知道,你嫁进五皇子府后不得宠的日子会有多凄惨。”

    温玉一弹白荷的额头:“放心,我肯

  第七章 游湖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