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曾经许过姻缘

  第八章 曾经许过姻缘 (第1/2页)

    算你还有些自知之明,有些不屑,古玥端起一份糕点:“既然温小姐这么喜欢吃,那本宫就把这糕点赏给温小姐吧。”

    见太子面前的糕点也没怎么动,她端起:“这份也一并赏给温小姐如何?”

    不等温玉说话,她已经让丫头给温玉送了过来。

    温玉拧眉,她这是杀不了她打算撑死她?

    也不知道她与她是不是生来就八字不合,曾经她是南歌的时候,她与她便不对付,如今她是温玉,她与她还是不对付。

    敛眉,温玉端庄致谢:“谢太子妃恩典。”

    “都说能吃是福,本宫看,温小姐一看就是这有福之人,你们说是不是?像温小姐这么能吃爱吃,丝毫不在意外貌形象的女子,可是很少见,本宫很是羡慕温小姐的潇洒呢。”

    明知太子妃话里调侃讥诮居多,温玉权当她是在夸她:“太子妃廖赞。”

    温行那个直肠癌哪里听得出太子妃话音之外的意思,竟还很骄傲的应了一句:“那是,我家姐姐活的最是恣意快活,不像有些人,弯弯绕绕的心思忒多。”

    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,看着太子妃讪讪的脸色,温玉好笑,心里只觉得特别舒服。

    与他们聊不到一处,坐着也是尴尬,温玉便带着温行和白荷去船头看风景捞鱼,丝毫不顾及形象。

    几人在船头叽叽喳喳的声音盖过了舫内的诗情画意,太子妃只觉得这几个人一点规矩都没有,聒噪的很,一脸的不耐烦。

    她责备的眼神看向沈惊宴,“你真的要娶这样一个女子做王妃?”

    随着太子妃的话,柳红颜也看着沈惊宴。

    那温小姐与他,完全不同的两个人,娶回去只怕也不会有什么共同语言吧?

    对于这一点,柳红颜倒是喜闻乐见。

    沈明楼爽朗一笑:“臣弟倒是觉得那温小姐挺好的,虽然有点胖,但胖的挺可爱,最重要的是,她性格好,五弟若是不喜欢,不如让与我?我倒是觉得与她挺对味。”

    没看沈明楼,沈惊宴懒懒地看了眼船头上那道浅色身影,唇角带笑:“活泼开朗,吾也觉得挺好。”

    沈明楼痛惜:“看来为兄与温小姐注定有缘无分,也罢,也罢。”

    似是被伤了心,沈明楼怅然的也出了画舫,朝温玉几人走去。

    果然还是外面的气氛比较舒服啊!

    走过去一瞧桶内已经有好几条不错的鱼,沈明楼喝了句:“哟,收获不错。”

    温行自豪道:“那是,小爷我只要出手,就没有空手而归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不如我们比比?”

    温行不甘示弱:“比就比!”

    “丑话我可说在前头,输了可不许哭鼻子。”

    温行微怒:“你才哭鼻子!”

    他又不是小孩子,哭什么鼻子?他这是在小看他吗?

    温玉拍了把温行的脑壳:“三殿下逗你呢,果然还是孩子。”

    温行叫苦:“阿姐,人家已经长大了,不是孩子了。”温行不依。

    沈明楼道:“小子,若我赢了你就帮我做三件事,若你赢了,条

  第八章 曾经许过姻缘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