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刺杀

  第九章 刺杀 (第1/2页)

    太子为了哄太子妃开心,买了孔明灯给太子妃许愿。

    温玉见沈惊宴盯着两人走神,忽然觉得太子可怜,且不说太子这个人如何,就他对古玥这份心,至少是真的,她忍不住叹了句:“一腔欢喜喂了狗。”

    她问一旁容色绝艳的人:“你说,你和太子妃有一腿的事情,太子是知道还是不知道?”

    沈惊宴脸色微沉,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能将人冻死,他这是动怒了?温玉觉得畅快,轻快地笑了一声,却因被人捏住脸颊忽然止了笑声。

    “什么该说,什么不该说,需要吾教?”他的气息近在咫尺,本是暧昧脸红的,却因那冷冷的警告而变得冻彻心扉。

    温玉却并不怕,冷冷回敬:“是你先招惹我的。”

    她本就不想与他有任何交集,更不想与他有瓜葛,若可以,她只想在将军府安安稳稳过完这属于温三小姐的一生,更不会对他有威胁,是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她的底线!

    “若殿下不想万劫不复,就退掉与我的婚事吧。”

    沈惊宴眯眼,桃花眼魅惑倾城,眼底却并无半分笑意:“做梦!”

    温玉不快地拍开他的手:“那我们就没什么好说的了。”

    归途中,温玉因为与沈惊宴闹掰,再没说过一句话。

    画舫行至芦苇荡,除了天空中的一片星辰嘹亮,四下漆黑,似深不见底的黑洞,忽听水波起,而后有黑衣人从水中跃起,带着杀气而来。

    温玉眼疾手快,护着白荷往画舫内侧一跃而起,这才躲开黑衣人致命的一剑。

    太子一天都没有动静,原来是在这儿等着呢。

    画舫上会武功的人虽占了大半,但杀手人多势众,武功高强,除了沈惊宴、太子、沈明楼能与之抗敌外,便也只有温玉可以匹敌。

    她把齐豫打的满地找牙的事情早就已经流传上京,她会武的事情倒是不必隐瞒,但她并不想暴露太多,所以低档的格外吃力。

    为了以防万一,她出门的时候做了准备,可一连洒了好几包毒粉出去,依旧未伤其根本。

    见还有好些杀手,温玉再掏荷包,却摸了个空,她哀呼:“糟了,毒药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谁推了温玉一下,她直直朝水中坠去,手往旁下意识一抓,那人竟然是太子妃!

    与温玉一起朝水中坠去的太子妃对沈惊宴伸手:“救我!”

    沈惊宴一跃而起,朝两人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然而他接住的人却只有古玥,温玉看着坠落的自己与两人擦肩而过,然后“扑通”一声掉进水中,什么也看不见,什么也听不到,只有无边的冷。

    “阿姐!”温行当即就要往下跳被白荷拦住:“我去,你不会游泳,不要乱动!”

    白荷正要跳下来,有个人先她一步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温行愤恨地盯着那道跳下去的身影,一点感激都没有,刚才他看的分明,是太子妃推的阿姐,他明明可以救阿姐,却偏偏救了太子妃!

    温玉睁开眼的时候,已经在她菡萏苑的床上,除了染了风寒外再无其他不适。

    

  第九章 刺杀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