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 十里香

  第十七章 十里香 (第1/2页)

    没想到她这么爽利的承认了,虞美人的心一跳,一时间竟觉得难以心安,难免狐疑,该不会是有什么陷进在等着她跳吧?

    前朝因是女帝掌权,因此民风开放,女人不必像从前那般三从四德不说还可为官。

    如今前朝覆灭大齐国建立初,新帝便又取消了女子为官这一特权,虽对女子有三从四德的要求,却不再像以前那样约束女子足不出户。

    但像这种与男子有私的事情依旧是不被允许的,依旧关系着一个女子名节。

    虞美人的眼睛跳了一阵,这送到眼前的把柄她不要白不要!反正吃亏的总不会是她。

    被吓了一跳的不止虞美人,还有沈明楼,他先是愣了一阵,这才无奈失笑:“你可别害我。”

    温玉俏皮地朝他眨了眨眼睛:“难道你没有答应我弟弟要好好照顾我?”

    沈明楼有种搬起石头砸了的脚后悔,若他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,他说什么也不会与温行嬉闹,定下赌约。

    可那个赌约也不是照顾她……

    但仔细一想,似乎……没什么差别。

    如今,他也只能哑巴吃黄连了。

    这前前后后的事情,就连温将军都亲自到宫中请旨退婚,沈明楼又怎么会看不出温玉并不想嫁给沈惊宴?

    温玉明眸善睐,眼底的流光像划过夜空的流星一样明亮耀眼:“能者多劳。”

    沈明楼苦笑着抱拳,“我只怕担不起温小姐的看中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可叫我玉儿。”

    沈明楼又是一阵惊悚,如此亲昵的称呼,他若是叫了,只怕他五弟会送他这个皇兄去见祖宗。

    沈明楼想逃,不凑这热闹,偏那笑意盈盈,清亮的眸子熠熠生辉的女子像吐着信子的蛇,让他连退都无法。

    好笑地看着站如针毡的沈明楼,奇铭看戏不嫌事大,他拍了拍沈明楼的肩膀,给了他一个保重的眼神:“三殿下堂堂皇子之尊,绰绰有余,没什么担不起的。”

    沈明楼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见几人有来有往,虞美人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,但不难看出温玉和沈明楼之间确实有猫腻,虞美人飘摇不定的心便定了几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沈惊宴就被虞美人派去的人请了来。

    此时温玉正抱着一壶酒与沈明楼把酒言欢,这酒还是沈明楼让人从沈惊宴的院子里挖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酒温玉刚闻到味儿的时候便眯了眯眼睛,喝进嘴里的时候她的眼眸在灿灿烈阳下眯成了一条线,锋芒毕露,清辉如霜:“果然是好酒,想不到,五殿下竟还有这样的手艺。”

    沈明楼赶紧道:“我可告诉你,这酒独一家,除了这儿,别处再喝不到,就连父皇都没有这样的口服。”

    温玉慵懒的不置可否: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余光瞥见那道艳丽的身影,温玉勾唇悠悠一笑,忽然握住沈明楼握酒杯的手:“玉儿很是想尝尝殿下这杯里的与玉儿的有什么不一样呢。”

    就着沈明楼的手,在沈明楼的呆愣中,温玉桃色的唇瓣凑近,将沈明楼杯中的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她饮酒的唇瓣虽与沈明楼饮酒的地方没有碰到一处,两人到底喝了一个杯子

  第十七章 十里香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