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 十里香

  第十七章 十里香 (第2/2页)

里的酒,这与男女大防来说,实在不应该,已经是出格。

    若有心人想利用,名声已是尽毁。

    虞美人已在这儿看了许久,越看越觉得这个女人配不上她心中那谪仙一般高贵的五殿下。

    就她这般不知礼义廉耻之辈,连给她高贵的五殿下提鞋都不配!

    在心中暗啐了一口,虞美人恼道:“你好歹也是陛下钦点给殿下的王妃,你就算不顾忌自己的脸面,也该顾忌一下殿下的脸面,你这样做,对得起殿下吗?”

    嘴角噙着淡淡的笑,温玉漫不经心道:“对得起对不起那也是我和沈惊宴的事情,还轮不到你在这里置喙!”

    清亮的眸光落在那抹惊艳之上,她散漫地问:“五皇子殿下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见沈惊宴来了,沈明楼总算从震惊中回神,跳地站了起来,慌乱中,手中的酒杯被不甚甩进一旁的池塘,“砰”地一声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他甚至来不及因为温玉刚才的举动脸红心跳,他讪讪地摸了摸鼻子就想溜:“为兄府中还有事,就不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刚要走,衣服的一角就被温玉拽住,沈明楼的眼睛又是一跳,却怎么都扯不回那片皱巴巴的布料。

    他苦哈哈的给温玉打眼色,就差没跪下来求饶,姑奶奶您绕了我好不好?

    温玉被他生无可恋的表情逗笑,笑容明媚灿烂,可她软糯糯的话却险些叫沈明楼当即跳湖一证清白:“你这个情郎若是走了,我若是被打死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此时的阳光,正是一天中最烈的时候,照在身上暖烘烘的,沈明楼却丝毫感觉不到,他觉得冷,如赘冰窟。

    险些没笑出声的奇铭也感觉到了冷意,他看向沈惊宴,就见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沈惊宴死死盯着温玉拽着沈明楼的那只手。

    不知道他是想断了温玉的那只手,还是想焚了沈明楼的那片衣服。

    因沈惊宴的出现而惊喜的虞美人刚要凑上去,就被他身上那磬骨的冷意逼退。

    脸色变了变,虞美人紧紧攥着手中的绣帕没有动,心里却因沈惊宴这滔天的寒气而欢喜,殿下动怒了,她等着看那个女人是怎么死的。

    沈惊宴勾着唇角,他的艳像霞光染红的天空,耀眼夺目。

    他拿起温玉用过的酒杯,里面盛着满满的一杯酒,深沉的冰眸波澜不兴:“玉儿觉得这酒如何?”

    虞美人知道,这是沈惊宴要动怒的征兆,心跳的快起来。

    她知道沈惊宴的院里埋了酒,那些酒就是他的宝贝疙瘩,一般人动不得。

    光从这酒能十里飘香的酒香就知道这酒的味道定是不错,可这么多年,她从未尝过这酒的滋味。

    也只有在每年年节的时候,沈惊宴才会挖出一坛,一个人在院子里喝,大醉一场。

    在此前,沈明楼和奇铭是唯一除沈惊宴之外喝过这酒的人,正是因为如此,才一直惦记着。

    刚吃烤鱼的时候,沈明楼不过是感叹了一句如此良辰美景,若是有沈惊宴的十里香就好了。

    他没看见温玉在听见十里香时的表情,更没看见温玉因为这三个字攥成拳的手。

    于是在温玉的怂恿下,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,竟真的把沈惊宴的心肝宝给挖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