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 心狠手辣

  第十八章 心狠手辣 (第1/2页)

    沈惊宴问她这酒如何,温玉淡淡一笑,笑容未达眼底:“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能不错吗?这酒可是出自她手。

    她怎么也没想到,她埋在庆云宫后院的酒,竟被沈惊宴挖出来了,更没想到,多年以后,她竟然还能喝到自己酿的酒。

    十里香,酒如其名,十里飘香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她羡慕平头百姓的生活,他们喜欢做的事情能做的事情她都是不能做的。

    就如这酿酒,她喜欢,还特地去找了师傅学,可女皇说她玩物丧志,发了好大一通脾气,让她抄兵书一百遍。

    沈惊宴端着温玉用过的酒杯,一饮而尽,然后他拉过温玉,不给她反抗的机会,死死扣着她的后脑勺。

    酒香弥漫在唇齿之间,温玉先是惊愣,随即是恼怒,一张嘴就是唇齿留香的酒香顺着舌尖滑过咽喉,一直烫在心上。

    她被猝不及防的酒香呛住,咳嗽淹没在挣扎里,淹没在她与他的唇齿间,胁迫着心口剧烈跳动,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虞美人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,奇铭和沈明楼对视了一眼,都从彼此的眼睛里看见了认真。

    沈惊宴放开温玉,幽深的眼底是让人看不懂的深沉,他用指腹擦掉温玉唇角弥留的酒渍,“这酒的确很香。”

    温玉眯眼,眼底是化不开的傲雪凌霜:“殿下身份最贵,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?温玉自认配不上殿下,殿下又何必追逐一个其貌不扬,又心有所属的女子?”

    心有所属?

    沈惊宴的手微顿,浅笑潋滟,却透着森森寒意:“谁?”

    他艳中带冷的扫了沈明楼一眼:“玉儿说的可是三皇兄?”

    沈明楼一个激灵,就想脚底抹油,他后悔不已,刚才他就应该走的,应该强势一点,绝不给温玉留下自己的机会,而不是这样半推半就等着看戏。

    他忘记了,看沈惊宴的戏,是需要付出代价的。

    果然,沈明楼听他妖孽无双的五弟嗓音醇厚闲雅道:“玉儿心悦谁吾便杀了谁。”

    沈明楼当即跳脚告饶:“五弟,你别听她瞎说,为兄对她一点兴趣都没有,她肯定也不心悦为兄,你放心,为兄绝不会跟你抢人。”

    而后,沈明楼拽着奇铭慌不择路的遁了。

    跑出老远,他才喘着气问奇铭:“你说他这是吃了什么药?”

    怎么突然就对温家名不见经传的三小姐情种上了?

    说他做戏吧,好像又不像,反正很是让人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温玉觉得没劲,心里却又堵着一口气,她起身一跳踢飞装着鱼的桶,桶飞进池塘,很快被淹没,桶里的鱼游进池塘里,欢快地摆着尾巴重获自由。

    看着那些重获自由的鱼,温玉的眼神又是一冷,不再理会沈惊宴,朝鞠南阁而去。

    见她走了,白荷扔了鱼竿小跑着追上去:“你这招不行啊。”

    她也真是佩服沈惊宴,自己未婚妻都跟别的男人共用一个酒杯了,他也忍得了。

    忽然想起沈惊宴以口渡酒的场面,白荷就觉得那场面真是香艳的让人脸红心跳。

    她问温玉:“你说,他是不是吃醋了,在宣誓主权啊?”

    

  第十八章 心狠手辣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