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倚仗

  第十九章 倚仗 (第1/2页)

    而现在,正是那若非必要的时候。

    南阁满院子的酒香中,温玉负手而立,整个人都是淡淡的,自始自终,没有给过一个多余的表情。

    这让虞美人很是不爽,对温玉更加忌惮起来。

    她看着那个身影笔直,立于树下,其貌不扬,瞧着可爱无害的女子,心中莫名的有点惊骇。

    若是一般的女子,只怕早就惊慌失措了,偏偏她自始至终都是从容淡定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女子,就算她没有惊艳的长相,就凭她那份沉静从容,临危不惧,也足以惊艳到蛊惑人心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女子留在沈惊宴身边,她格外的不喜欢,非常不喜欢!

    随着虞美人一声令下,院子里悄无声息的多出几个人来,对方轻功一绝,想来武功也不差,绝对算得上各种高手。

    白荷咽了咽水,心里很是没底,她退到温玉身边小声道:“师姐,这回我可真搞不定了。”

    温玉想,一个姬妾,在沈惊宴府中的权利可真够大的,他院子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,他那些暗卫是吃屎的吗?竟然没一个出来管事的。

    也是,她又不是沈惊宴,自是不值得他们多管闲事。

    站得有点累,也不顾地上脏乱,温玉一屁股坐了下去,她盘着腿,双手拢于腹前。

    懒懒地靠在身后这颗百年大树上,她微微仰头看向面色阴沉的虞美人:“你想如何?”

    她也看出来了,一般的姬妾,就是顾忌她的身份也不敢如此明目张胆,想来这虞美人肯定不是一般的姬妾。

    她敢这样做,在沈惊宴那里想必是有什么倚仗吧。

    因为温玉从容的态度,虞美人的脸色不是很好,“这些酒,对殿下来说都是宝贝。”

    温玉轻笑:“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她的东西,就算成了别人的宝贝她也是想毁就毁,她说了算!

    见她不知悔改,虞美人在气恼的同时又很高兴,这样她也有理由发难了不是吗?就算殿下回来,也不能说她什么。

    “未经殿下允许就毁了殿下的东西,此乃不敬!就算你是殿下的未婚妻,也难逃责罚!”

    温玉眨了眨眼睛,淡淡的问:“你想怎么处置我?杖责?关柴房?鞭刑?还是要我命偿?”

    “毁了殿下的宝贝,就算要你命偿也不为过!”虞美人恶狠狠道。

    笑着点了点头,温玉笑若夏花绚烂的扬声:“可能要让你失望了,今日你怕是无法让我命偿了。”

    虞美人还未从她的话里思忖出什么来,就听她说:“五殿下,戏好看吗?”

    虞美人一惊,就见一旁的院墙上,不知何时站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视线落在那道艳丽挺拔如苍松的身影上,虞美人心一惊,手攥了起来,指甲陷在肉中,疼却敌不过心里的惊。

    休息够了,温玉站了起来,理了理自己沾了泥土的衣裙,打了个哈欠:“白荷,我困了,扶我回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哎!”白荷欢欢喜喜地扶着温玉,在虞美人的不甘中,明目张胆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   回到鞠南阁,白荷还有点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之前不知道那十里香对沈惊宴的重要,据说因这十里香沈惊宴还杀过人,就因为人家偷喝了一口,他就直接要了人家的命。

    得知温玉要把沈惊宴的心肝

  第十九章 倚仗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